1343章 还想逃?又往哪里逃!

作者:云霄野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鬼医凤九抗日之杀敌爆装备抗日之全能兵王重生之侯府嫡女特种兵之军人荣耀抗日之铁血战将荣耀王者之无敌召唤最强特种兵之龙刺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 ,最快更新水浒任侠最新章节!

    如今的情况已甚是明了,各部马步军正偏将佐招展旌旗,率领本队军马一齐抢入阵中,恁般势头恰似数只皂雕追紫燕,一群猛虎啖羊羔,各自急于绞杀眼前溃乱的官军,正是枪刀流水急,人马撮风行。官军前阵的兵马,已经被杀得大败亏输、星落云散,大多军士抛金弃鼓、撇戟丢枪,觅子寻爷的只顾逃窜。

    “不趁着此时捉了高俅那贼鸟,却又更待何时!?”

    天雄军偏将索超挥舞大斧也闯入阵中,他自知所部主将林冲兄长当年被高俅高衙内迫害得险些坏了性命,而与他妻子阴阳两隔,这个本来憨直仗义的急先锋也如牙缝中迸出道霹雳,两手持着大斧把马一拍,只顾继续往前面直撞。

    其余诸部勇健也汇聚成一个个教人望之震恐振怖的骑阵,战马嘶鸣与奔腾之声,都盖过了溃逃官军的哀嚎,笼罩整个战场之上,无数匹战马扬奋扬蹄跃动着,蕴藏着的爆发力顷刻间冲垮了官军前阵,并直往高俅中军主阵的方向汹涌席卷过去。

    阵型已经彻底被冲溃打乱了,同样是受汴京枢密院调拨追随高俅来到京东路征讨萧唐大军的嵩州兵马都监周信眼见已无法指挥调度麾下兵马,也只得且战且走,在乱战中寻觅路径撤退,可是骤然间他也听得“嗤!”的声激烈的破风声向,一颗飞石骤然射来,直直击中了他的额角,顿教周信惨嚎一声,坠将下马。

    没羽箭张清施发过了飞石,刚策马与自己的妻子琼英又合至一处时,他麾下偏将龚旺、丁得孙二人催马急喇喇的直蹿而出,冲到坠马的周信面前,手中钢枪钢叉并举直往前搠下,登时也结果了周信的性命!

    前方几路官兵已经是溃不成军,也都教戎卫住高俅中阵的酆美、丘岳等军将以及幕僚孙静瞧在眼里。本来一肚子坏水的孙静也已慌乱了手脚,这也才更加深刻的体会到涉及两军战阵交锋随机应变,他这个多半只是在高俅身边出谋设计的文人书生当真也拿不出甚么主意来,遂也立刻对高俅慌声报道:“恩官!我军本来初到时不知虚实,屡中贼奸计,如今萧唐麾下草寇也不只是依山傍水虚张声势,贼势凶猛,我军已难再养成锐气,遮莫也须立刻撤离此处,退守城郭,倚仗城池险要,再从长计议啊!”

    虽然孙静说的十分丧气,使得高俅闻言重重的哼了一声,也惹得他极为不喜。可是高俅就算不懂得带兵打仗,却也绝非是看不清状况的夯货蠢猪,如今萧唐麾下诸路群寇战意士气已达顶峰,再磨耗下去,恐怕兵败如山倒的,也就不仅仅是官军前阵的京西路几州官军了。

    高俅知道萧唐善于统兵杀伐,可是他却不清楚对面这个自己深恨久矣的反贼大头领率领兵马爆发出来的战力竟然会如此恐怖。只不过事到如今,高俅心中仍是笃定己方军马之所以连连吃瘪,而教诸路贼军气势如虹,也全是因为无论是王焕、韩存保等节度使也好,还是先后战死的那些京畿、京西路军将也罢,受调拨追随自己前来征讨京东路群寇的官军军将都被高估了,大多也都是些枉受自己抬举,实则不过没有用处的废物!

    刘梦龙的水军、呼延灼的连环马重骑,还有宋江所统领受朝廷招安的绿林兵马,再有济州张叔夜那边的官军策应......高俅本来以为再加上京畿、京西集结的诸州官军也足以一鼓而平,荡尽追随萧唐啸聚造反的京东路几山强寇。可是各路兵马或是因为萧唐麾下谋士设计,或是自己有意为之反而被各个击破,高俅未考虑是自己布置失当,又要可以构害其中一些本能为他所用的兵马良将,只是忿恨的咬牙切齿,如今更是以为终于盼到与萧唐于旷野处正面决战的机会,却仍没料到诸路贼军远远要比自己想象的更为剽悍善战,而己方各处禁军,也更比自己料想的更是孬弱不堪。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恨仍要任由着萧唐这贼子猖狂一阵......高俅心中发狠念道。就算此番征讨战事接连败阵,可丢下几万兵马的尸首,再折了许多行伍军将也都算不得要紧大事。甚么军中将官、兵马都监,在寻常行伍丘八眼里,虽然是统领军州指挥使司官军的上官,可是在高俅看来当真便如再养条狗一般容易。今番就算战死了一批军将,可是诸地行伍中仍有无数指望着把毕生本事卖与帝王家的军中匹夫,只须择选些有用之人许他们个建功擢升的机会,照养会有大把大把的从军将官会摇尾乞怜的过来求他高俅照拂提携。

    这天下毕竟还是大宋朝的,高俅心说自己就算是败了,周围大名府、博州、济南府、东平府......只要能安然撤至附近军州城郭之内,何处不能抵挡住这些顽贼强寇的合攻?萧唐就算赢得这一次,早晚也只能落得个被朝廷剿灭荡平的下场,因为只凭他占据的几处绿林山寨,也断然无法与拥有四百余座军州、官军百万的大宋朝廷抗衡。

    至于自己折了许多兵马,又该如何向朝廷交代......高俅心说自己要哄住圣上,便说贼居水泊,非船不能征进,可刘梦龙那厮作战无能、督军不利,反遭强贼水寇杀溃,致使大军只得以马步诸部征剿,而宋江等受招安的强贼无为朝廷死战之心,因此失利,中贼诡计,或是再说军士不服水土,权且罢战退兵......又太多的理由能够瞒过官家,谁又敢胡奏告他高俅!?

    心中合计罢了,高俅也早已是萌生退意,毕竟自己仍有大宋朝廷撑腰,就算吃上再多的败阵,连累害死再多的军将官兵,可是他依然能够玩得起。可是正当高俅喝令麾下官军诸部往距离此处最为临近的军州撤离时,他隐隐的也听得有轰鸣声从远处渐渐传来,脚下的大地似乎也开始颤抖起来。

    高俅面色一滞,立刻又向后侧觑将过去时,已然望见在地平线另一端有一一道由无数黑点汇聚成的黑线也变得越来越粗,远看时似乎只是向前慢慢蠕动,实则当那一道道黑线变得愈发清晰时,也能觑见那边是以风驰电掣的速度向自己这边疾冲过来。

    不止是高俅的面色变了,连同孙静、酆美、丘岳......乃至官军中阵其余将士也都是骤然色变。附近隶属于京东路、河北路治下诸座军州指挥使司的官军,大多都曾被萧唐麾下诸山群豪杀得丢盔卸甲,甚至有许多部曲还来不及重整编制,而高俅也从来没有收到朝廷那边另会调拨大军来援的消息,既恁的,那些看来兵强马壮、声势浩大,而突然也杀入战场的部队却又会是何方神圣!?

    当官军中阵后侧的哨马疾探,终于看清那数支军旅之中立出一杆杆迎风招展的烈烈旌旗之时,就惊然觑见上面分别赫然绣着“布衣剑卿萧嘉穗”、“疯魔军正将,花和尚鲁智深”、“武锐军正将,屠龙手孙安”、“刚毅军正将,正将铁狮子唐斌”!

    未过多时,当高俅听得惊慌失措的轻骑快马来报后方横将杀出的军队来路,他终于变貌失色,心中蓦的生出心惊胆慑的恐惧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