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1章 韩世忠,梁红玉

作者:云霄野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鬼医凤九抗日之杀敌爆装备抗日之全能兵王重生之侯府嫡女特种兵之军人荣耀抗日之铁血战将荣耀王者之无敌召唤最强特种兵之龙刺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 ,最快更新水浒任侠最新章节!

    诸路禁军征剿萧唐惨败过后,朝廷那边似乎也暂做偃旗息鼓,只是传令教京东路治下各处军州把守住本处城郭,但凡青州二龙山、济州梁山泊那边有个风吹草动,则立刻遣邮吏飞马快报,速速报与朝廷知晓。

    本来曾经力主招安梁山宋江,且眼见要被调至东平府任知府考量剿除山东地界诸路反军的朝臣侯蒙,却未曾到任却已染病逝世(史载宋江寇京东,候蒙上书言青溪盗起,不若赦江,使讨方腊以自赎。帝遂命侯蒙知东平府,然侯蒙未赴而卒,年六十八,赠开府仪同三司,谥文穆),京东路治下诸处军州唯一能对萧唐统管的绿林山寨构成一定威胁的,也只有济州张叔夜这一路官军,可是忌惮诸寨反军声势浩大,张叔夜也只能紧守门户,而无力征剿。

    反观萧唐麾下群豪杀败官军,更是士气高昂,如今诸部头领职事已定,有都教头王进督管马、步、水军部曲操练厮杀;李志细心打理,于三关上添造寨栅,分调头领看守,又有汤隆提督打造诸般军器,并铁叶铠甲,侯健管做旌旗袍服,并着黄钺白旄、朱缨皂盖......一众头领各尽其责,再闲暇时轮流做筵席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自也不在话下。

    直到又有个汉子也低至水泊梁山,寨中又平添得几分热闹。

    “好个梁山泊,端的好山好水!只论地势辽阔、木植广有,的确也胜过二龙山大寨许多。萧唐哥哥又招募得不少绿林好汉,这地界正可养得许多兵马。”

    本来是河北路赵州赞皇山出身的金鼎、黄钺两个头领因为相互结识啸聚的久,彼此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因为在道上得了“小孟良”、“赛焦赞”这两个齐名的宋将诨名,如今这对兄弟面面相觑一番,又朝着眼前那正在梁山寨中游耍,时不时还啧啧称奇的汉子望去,心里也不约而同的都念道这便是萧唐哥哥所任命的横冲军正将,教我们哥俩做为偏将帮衬,西军出身而又被唤作“泼韩五”的头领?

    本来河北路几支前来投奔萧唐聚义的绿林强寇里面,赵州赞皇山一路与定州清溪川、河间府白洋淀的绿林盗实力相等,彼此以往在江湖中打踅时虽然相安无事,可是彼此之间隐隐也暗有竞争之意。

    如今定州清溪川孙琪那伙,被调拨至于边庭杀出名号的牛皋所部荡骑军做了偏将,河间府白洋淀云宗武等三个头领,则是调拨至曾是祝家庄教师出身,在京东路地界也小有名气的栾廷玉麾下担任破虏军偏将,金鼎、黄钺二人要在当年的河北绿林同道面前争口气,可是偏偏于当日寨内群雄话定职事之际,横冲军的正将却不在聚义厅听命而暂时悬空,金鼎与黄钺自然也对韩世忠十分好奇,在其还没曾抵达梁山泊前便时常去想这泼韩五到底又是何许人也。

    牛皋在官面上曾追随萧唐哥哥屡建战功,当初也是于宋夏攻伐奋勇厮杀,从尸山血海中闯出来的猛将;而那栾廷玉虽然先前与萧唐哥哥麾下绿林群豪敌对,可他武艺高强、颇有声名,更是威边军正将,当初在登州等沿海地界教群盗望风而降的孙立同门师兄弟,河间府白洋淀与定州清溪川那两伙强寇头领投到两个骁将帐下听命,料想他们也都能够一展所长。

    可是这韩世忠虽然是边庭西军出身,投奔萧唐哥哥入伙时也不过区区一个马军都头,当初最多不过统领百来名马军,何况他又被人唤作那“泼韩五”的诨名,可想而知也并非甚么禁军行伍中远近闻名的将才......起初金鼎与黄钺思付韩世忠的来路,自也不免心中腹诽。直到萧唐说及这泼韩五权因性格使然,当初在军中不受上官待见,可是当年身为一介十将时便有杀红了眼而只是杀入城墙去,剁了夏军主将首级,以及率领敢死军卒闯阵斩杀敌酋监军驸马的生猛战绩,这才教金鼎、黄钺二人咋舌连连,不由得击节叹赏。

    此时韩世忠回过头来,又对金鼎、黄钺二人笑说道:“先已拜会了萧唐哥哥,吃上几碗也不得尽兴,正当去与鲁提辖和武都头叙旧,咱们哥几个再痛快吃上几坛快活。只不过鲁提辖、武都头都不好关扑插花,你们哥俩可好耍钱博上几盘?

    直娘贼,洒家在辽东时倒与袁朗、縻貹老哥几个博得爽利,临了也是晦气,用度的利钱博输了几吊,赌债也都还了帐,失了两三月的酒钱,如今到这梁山泊来,好歹也要博个彩头冲冲晦气!”

    金鼎与黄钺见说不由讪笑了声,其中金鼎应合着韩世忠说道:“鲁、武两位哥哥如今应该就在金沙滩水畔处督练疯魔、陷阵两军兵卒操习,下山便能寻觅得见。哥哥恁若有兴致,小弟也自当奉陪......”

    还未等金鼎把话说完,韩世忠便把大手一挥,说道:“既然萧唐哥哥调任教我韩五与你们哥俩共掌一路兵马,便是自家兄弟,休恁的见外!洒家是直来直去的人,不耐与人做作客套,军中袍泽都是彼此交托性命的兄弟,一起厮杀玩命,一并吃酒耍钱不正合其理?只是咱们诸寨按律不设营妓那口,也不似身处北地时,还能去寻些婆娘耍耍。”

    萧唐自知韩世忠勇猛过人、豪气凛然,可是人非圣贤,他非但嗜酒豪纵,如今若能有所收敛,不似正史所载中那般的确也有教部下将领妻女劝酒的恶癖已殊是难得,可是他生活作风仍是剽悍,而教金鼎、黄钺仍是不免心中嘀咕,暗付道:韩世忠与步军中的翘楚好汉鲁智深、武松两位哥哥以往交情颇深,物以类聚,按说的确也应是个奢遮的人物,听闻当初征讨曾头市之际,以他马战厮杀的本事,竟然与那血貔貅史文恭一时间搏杀得不分胜负,能在他麾下担任副将,也不算屈沉了咱哥俩,只不过......

    这韩世忠性情豪爽,在聚义厅得萧唐哥哥引荐时与他们两个也是自来熟,虽是边军部曲出身,可是倒与咱绿林草莽打交道也能相处到一块去。但方才在聚义厅中拜会时这泼韩五就嘻嘻哈哈,引得萧唐哥哥不由摇头失笑,如今随着他这一路下来,这泼韩五也只顾甚么关扑耍钱,还有甚北地诸地婆娘的风情调调......虽说一身的泼皮习气与绿林中人也好相处,可是如今瞧他言行,活脱脱的一个军中刺头兵痞。

    就连金鼎、黄钺这两个在绿林中打踅,也是桀骜自在惯了的强寇头领瞧韩世忠都感觉有些不着调。而浑然不觉的韩世忠也只顾与他们两个说笑。待堪堪要走出宛子城时,却正好觑见西侧偏房那边有个身材高挑、貌美且眉宇中还带着英气的女子走了出来。

    韩世忠的目光蓦的一凝,他也是混不吝的性子,当即高声笑道:“听闻萧唐哥哥纳得几房妻妾,好像也都被安顿在聚义厅东房的后宅中,那婆娘先前洒家倒是不曾见过,遮莫是新投入寨中哪个兄弟的浑家,倒也有恁般好福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