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2章 不是我忘恩背义,我要“尽忠报国”

作者:云霄野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鬼医凤九抗日之杀敌爆装备抗日之全能兵王特种兵之军人荣耀抗日之铁血战将荣耀王者之无敌召唤最强特种兵之龙刺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 ,最快更新水浒任侠最新章节!

    一连数日下来,郭药师都甚是心神不宁、寝食难安。

    赵鹤寿得了自己吩咐暗中潜出保州城也有了段时日,可是他率十余骑人马自打向西去寻辽军报信之后,便似是石沉大海一般。按说赵鹤寿也是与郭药师亲近的几个心腹中较为精细机警的一个,现在辽军好歹已渐渐控制住了辽东南部地域,周围州府乱军也不再以往那般四处横行作乱,赵鹤寿等一行人也不应该这般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难不成

    可是城中闻焕章、燕青等人与自己相处时的态度一如既往,也并不似察觉到自己暗中的图谋。由于前些时日辽军曾有探马兵临保州,而且闻焕章等人有意趁着辽东内乱加剧,而打算向与保州同属于辽国边陲军镇,并且眼下也不被辽国官府管制的宣州、定州等地扩展势力,是以郭药师趁着扩展保州周围戎卫范围的名义,调令甄五臣、赵鹤寿等人暂时离开保州营寨,而在鸭绿江畔的坞壁驻扎。如此赵鹤寿就算暂时脱离保州,也不至被其他部曲的头领察觉。

    可赵鹤寿好歹也是在怨军中统领一营兵马的将官,再要是耽搁下去,城内其他头领早晚也会发现他擅自离开保州,并且在这一个月时间里杳无音讯。郭药师知道自己固然可以搪塞过去,可是自己麾下的人马出了这般蹊跷的事,也必然会有些警觉,并对他郭药师和其亲信心生提防。

    何况这种让郭药师浑然摸不清头绪的感觉,也使得他日渐心浮气躁起来。

    索性与甄五臣、张令徽、刘舜仁等人带领所有亲信离开保州去投辽国大军?郭药师又寻思道:但是也有可能是赵鹤寿真的在路出了些意外,而闻焕章、燕青、移剌成以及纪山军中的那些头领也未必就晓得我策划要占据保州。如果就这般撤了,那么我往日的心血岂不是都付之东流了?

    再者说现在郭药师在军旅中可以暗中助他行事的将士也不过七百人左右,正如在幕后执掌的萧唐,他要提防自己的身份不能在辽国官府曝光一样,眼下郭药师要与辽军取得联系之前,也要小心自己的计划事发。虽说怨军之中其余几营人马也有不少可能被他招揽,可是毕竟人多口杂,眼下这般形势,其余辽东汉人军健,一个也用不得。

    只带这些兵马去投奔辽国官府,我郭药师也决计不可能受那耶律淳的提拔重用。

    而郭药师本来就是个为了追名逐利敢冒几分风险的人,是以他还是选择不动声色的留了下来,待赵鹤寿失踪之事真的遮掩不住的时候,再从长计议。

    直到有一天。

    本来打算再派出个亲信至辽国大军那里报信的郭药师却忽然得报,说是其麾下轻骑在周遭乱山茂林处游哨的时候发现有个汉子行迹诡异,并且不似是保州本地人士。游哨怀疑此人是哪路乱党或流寇派来的奸细,便进山将其擒拿住了,已经押到郭药师这边听候发落。

    郭药师闻言立刻略作沉吟,只留身边的几个心腹留在房中,又命军健将那汉子押来问话。过了片刻,便有两个军健押解着那被反缚住双手的汉子走到房中,并一把按住他跪在地。

    瞧那汉子衣装虽是汉人打扮,可他刚被按着跪下身来,便用力将脖子一梗,并挣扎着用契丹语大骂道:“你们这伙作乱的贼子,好大的狗胆!竟敢私通宋国萧唐那厮趁辽东内乱占我大辽疆土,待大军挥至时定教你们这些反贼死无葬身之地!”

    郭药师闻言神色立变,他忙站起身来,指着那汉子喝问道:“你这细作果真是辽朝官军派来的?又是如何得知保州之主的身份?且与我说个分明,我便留你这条性命不杀!”

    那汉子闻言又啐了口,并冷笑着骂道:“你便是杀了我又能怎的?魏王殿下得了密报说有宋人勾结辽东的乱民贼子,暗中占据保州图谋不轨,便已命耶律佛顶详稳为正将统兵一万,又遣三千远拦子军为先锋部前来讨伐你们这干反贼。前来暗探保州虚实的哨探,又何止只有我一个?你们这干背反国家、反投宋人的贼子必将骨肉为泥,以偿你这厮们里通卖国的罪孽!”

    赵鹤寿果然还是已经将我的书信交到辽军手中,只是在返程途中出了意外么?

    郭药师脑中生出这般念头后,他狐疑的向那兀自叫骂不绝的辽军探子身打量一圈,心中又思付道:闻焕章、燕小乙乃至那萧唐从宋地调来的纪山军眼下都不见甚么动静,按说也还不知我打算与辽朝官军里应外合之事

    若是耶律淳真看了我的书信而发兵前来,只是少了赵鹤寿的穿针引线,是以便派探子急于探清保州底细也不稀奇。可毕竟我所谋之事步步要紧,现在又到底要不要告知此人正是我派亲信去通知的耶律淳,并蛰伏于此接应辽国官军?

    郭药师一方面想到自己若是能够为辽国立下大功,不仅官爵名望唾手可得,眼下辽东时局如此混乱的形势下,他也正可以趁此机会功成名就,以实现自己的野心与夙愿另一方面郭药师又想到以现在的情形来看,自己的确不能再苦等干耗下去。既然辽军已经准备派出兵马前来肃清在保州、皮岛等地暗中自治的势力,自己或早或晚也必须向辽军表明自己的身份,再谋划如何里外策应,而将戎卫保州的纪山军、怨军董小丑所部等人马杀个措手不及

    待郭药师又细细盘问那汉子一番,又瞧他虽然口中叫骂不绝,可透露出来的信息也并没有让郭药师瞧出任何破绽。踌躇一番后,郭药师心中拿定了主意,便长叹了一口气,又对那辽军的探子说道:“魏王殿下只遣一万三千官军前来征讨占据保州的乱党,兵马数量未免有些不足”

    那个辽军探子微微一怔,只是还没等他言语,郭药师已亲自为他解缚松绑,并朝着那汉子一打拱,并“义正言辞”的说道:“我郭药师也是知报效国家之人,又怎敢背负大辽朝廷只是辽东兵荒马乱,郭某又一时为奸贼所诳,威逼得紧,故而误犯了大罪。虽然一时权借保州处苟且安生,可我虽然只是一介在辽东背井离乡的布衣莽夫,但是平生夙愿,却也是能我为大辽效忠尽力!遣亲信觐见魏王,好教殿下得知我大辽地界有宋人勾结乱党作祟的,也正是郭某!既然天兵挥至前来清剿孽民,我自当竭力相助,尽忠报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