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5章 花项虎,中箭虎

作者:云霄野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鬼医凤九抗日之杀敌爆装备抗日之全能兵王特种兵之军人荣耀抗日之铁血战将荣耀王者之无敌召唤最强特种兵之龙刺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 ,最快更新水浒任侠最新章节!

    博州治所,孝武渡西(今聊城旧城)。

    官军营寨之内的火铺之中正有伙夫烧着湿柴,随着烟雾愈发浓郁,也呛得里面的军夫眯着眼睛咳个不停,正赶上军中生灶做饭的时候,不远处饭棚子几个大灶散发出热腾腾的粟米香气。

    在火铺外不少军健三三俩俩歪到在一旁,也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笑着,却忽然听不远处有人厉声喝道:“直娘贼,你们这干厮鸟赶紧夹着腚起来!当兵的没个坐像,哪里像是在行伍中打踅的儿郎?”

    那些军健闻声立刻都站直了身子,并向那出言呵斥的军官叉手行礼。而那个面颊连着几道显眼的疤痕一直延伸到了脖颈,看起来甚是狰狞彪悍的军官又瞪眼睥睨一番,随即冷哼一声,转身又往军寨中主将所在的营房大步腾腾的走了过去。

    博州禁军官将,被人唤作中箭虎的丁得孙,不止有一手马上投掷飞叉的本事,投军后数度与地方上作乱的凶寇厮杀中身负重伤,面目被破了相,却也是在彰显着他悍猛的性情,也使得博州军司上下的军卒畏惧敬服。

    中箭之虎,凶性大发,更为狂暴难惹。

    “兄弟,何故发这么大的火气?”

    面色抑郁的丁得孙听身后有人叫唤,他头也不回,只顾忿忿说道:“都说皇帝还不差饿兵,饶是贺知府尽心周全,可是这几个月关支军中的钱米补给只有一半,钱饷咱们暂时能省得,但这粮食消耗甚多,咱们不贪,可是上面军司却多是谗佞之徒,贪爱贿赂的人,多说是吃国家俸禄的,可即便我等勉强能维持得博州官军日常操习,各营将士心也都寒了,这还打个鸟仗?”

    身后的军官走上前来,又拍了拍丁得孙的肩膀,说道:“兄弟,你也不是刚投军入伍的,如何不知似咱们这般在军司中不上不下的将官就是要受夹板气?且知足吧,好歹博州贺知府是个好官,倘若换处军州摊上个欺罔僚友的厮鸟,官场的规矩就是以文制武,军中武职只得怄文官鸟气,不曾将河北、京东路地界多少处军州指挥使司中任职的官将靠巴结上官保住官职,只顾浑噩度日?”

    出言宽慰丁得孙的那个军将浑身显露出来的肌肤上大多纹了虎斑刺青,就连脖项间也刺着个狰狞咆哮的虎头。花项虎龚旺,因其浑身纹着的那身张扬的刺青也显得十分剽悍,只是与丁得孙面庞、身上显眼的伤疤比较又多了几分草莽习气。

    丁得孙仍是一脸的怨懑,又道:“只凭你我与张清兄弟劳心劳力,好歹能维持得住博州一隅安宁,可是汴京殿帅府那边发付来那个唤作陈希真的鸟人,还有那京东路辖下的防御使祝永清、以及那濮州的都监官云天彪又凭甚么差动咱们?诸地军州军司各守本分,掌管本地治下军旅训练教阅,督捕盗贼职事,权因陈希真在汴京有些门路,便将咱们当做私兵家奴使唤不成?”

    正愤懑说着,丁得孙顿了一顿,然后又道:“何况若有的选,我还真不愿去触那青州两山强人的霉头。”

    博州与青州清风山、二龙山相距不远,龚旺与丁得孙也很清楚青州两山不坏寻常黎民百姓的生计,专要去剿除冀鲁各处军州治下压榨良善的恶霸大户,甚至还有手段凶残的绿林恶匪。虽说是禁军官将,龚旺、丁得孙二人却也十分推崇江湖义气,他们对那铁面獬豸全羽的侠义名声甚是钦佩,虽说禁军官兵与绿林强人势不两立,龚旺与丁得孙在行伍中打踅时日也久,自然也很清楚各处衙门军司中藏污纳垢,少不得有许多肮脏丑陋的龌蹉事,心里却也认同很多时候讲王法反而没个公道寻觅,可是那数山共主全羽专要除暴扶弱,他的确能够管得。

    是以龚旺、丁得孙也只盼得能与青州两山强人之间井水不犯河水,维护博州治下清平安定,是他们的本职差事,青州两山的绿林兵马只去攻打其它军州为祸作恶的恶霸凶寇,龚旺、丁得孙心想又何必节外生枝枉自招惹强敌?

    可是如今恁般处境下,却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龚旺也叹了口气,又对丁得孙说道:“兄弟你也晓得,除了咱们博州官军,还有大名府、东平府、高唐州这几处州府之外,把守河北、京东路地界其它军州的官军又有多少可用之兵?武将多是怕死贪财的撮鸟,各州县防御的官兵又多是老弱虚冒,关支的兵饷多半被军中蠢虫克扣,到那临阵时节也毫无实用,尽是些虚张声势的孬兵弱将。

    何况咱们博州又与青州地界不远,还能调拨谁去?也是那全羽大头领树大招风,虽然不曾打破甚么军州要地,可是前番扫荡曾头市,赚得两个军司的团练使反投绿林做了强人头领,还杀得京东几处军州禁军丢盔卸甲,听闻前些时日又攻破登州沙门岛上的牢城寨子自然也会惹得些官门中人觊觎,要拿他向朝廷邀功请赏。”

    龚旺与丁得孙一边说着,一边走进军寨内兵马都监所处的营房。营房内正有个面方耳大、相貌端正的青壮将官正于踞案后,那青壮将官身着一袭劲衣,腰间玉带嵌山犀,正有一股少壮儿郎意气风发、俊伟豪迈的风度,他眼见是龚旺、丁得孙这两个麾下的军将进了营房,便立刻站起身来,说道:“两位兄弟来的正好,堂邑、博平等几处县治下巡检司军寨也先后报说近来无事,约莫再过两三日,我等便可率部去与其他几路军州部曲会合。”

    博州军司辖下龚旺、丁得孙二人虽然皆是兵马都监张清的麾下,只是他们两个的年纪反倒要比张清大了些,彼此交情深厚,是以也多做兄弟相称。而此时龚旺与丁得孙眼见张清一副摩拳擦掌的模样,也不由相互对视一眼,龚旺又先张清说道:“张清兄弟,你倒是要抢着出战!那青州两山你也知道不比寻常绿林人马,有许多奢遮人物在那落脚,青州、登州、恩州等几处军司的良将也都反投了那里大寨,声势自然是非同小可,决计不可轻敌。”

    张清微微一笑,又道:“我也知道你们二人的顾虑,青州两山强人确实名声甚好,可毕竟我等是官军,他们是强人,身为行伍军人奉令剿讨贼寇,我等又怎能违命不从?都说各为其主、各敬其事,既然与那两山强人必有一战,自然也不能有懈怠之心。”

    正说着,张清手中不知何时又多出一颗石块,他一边扬手抛掷着石子,一边又道:“也正是因为青州两山在绿林中的名头极响,这才能算得上是个建功扬名的大好时机,若是寻常不成器的绿林草寇,也显不出我的本事来。否则只镇守这博州一境地方,岂不是辜负了师父传我这打飞石的本领?”

    同是在博州军司中任职的行伍官将,张清、龚旺、丁得孙三人都是彼此能以性命相托的袍泽挚友,龚旺与丁得孙对张清的本事也极为敬服,可是也很清楚他这个没羽箭得异人传授飞石绝学之后一直盼着能在征战杀伐中一展所长,博州地界出没的却多是些蟊贼流寇,自打张清至博州赴任以来一直深感屈沉埋没。官军与强人终究势成水火,此番有机会对青州两山用兵,张清心说若能以飞石本领捉得他大寨之中几个名头甚响的头领,不正可以在河北、京东地界声名鹊起,打出自己的名号来?

    眼见张清昂扬兴起,旋即伸手一挥,又干净利落的将抛掷半空的石子扣在掌中,龚旺、丁得孙也都不由暗付道:张清兄弟到底还是年轻气盛,虽然他那手飞石本事确实奢遮,可是一直以来,也都忒过急于展示自己的本领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